冠军足球经理2007
   您當前的位置 : 七臺河新聞網 > 文化頻道 > 文化快訊
 

成都錦江劇場的臺前幕后

稿源:中國新聞網 2019/11/06 編輯:王菁
 

  錦江劇場的臺前幕后

點擊進入下一頁

  1996年,“川劇窩子”老錦江劇場停業,準備進行劇場全面升級改造。朱建國攝

  □溫志航

  位于成都市中區腹地的錦江劇場,前身是聞名遐邇的悅來茶園。“茶戲合一”的演出模式,讓川劇從草臺班子登上大雅之堂;“允許女賓入園看戲”,“首創西洋音樂欣賞”開風氣之先河,這里曾經是省內最豪華氣派的戲園,生長出了燦爛的川劇之花,并延續百年。

  無茶不成都,曾經下至販夫走卒、市井小民,上到文人雅士、達官顯貴集聚一堂。吃茶聽戲之外,生活起居、生意來往、會客交友、了解時政、調解糾紛,都可以在這里解決。這里是包羅萬象的市井傳統生活的縮影。

  臺前幕后,在這里發生了多少精彩的故事。

點擊進入下一頁

  如今的錦江劇場。朱建國攝

  1

  華興街上煙火氣

  川戲川菜的"絕配"

  華興街的歷史,比春熙路、總府街都久,最先叫“皇華館街”,后來清朝末期,取“繁華興盛”的意思改成現在的名稱。老成都最喜歡在這里玩耍,這里熱鬧、嘈雜,有煙火氣,吃耍極度豐富。

  錦江劇場位于華興正街54號,新中國成立前叫悅來茶園,地處市中心春熙路商圈,在車水馬龍的總府街背后,緊鄰商賈繁榮的商業場,周圍有暑襪街、梓橦橋、福興街等。新中國成立初期的錦江劇場是一座中式建筑,在一片低矮的瓦房中格外醒目,有小小的天井,假山背后臘梅飄香。劇場的樓上除正面樓座外,左右還有側樓,我第一次看陳書舫的《丁佑君》就是坐在左側樓的第一排。

  既有美食又有好戲,這才有了華興街的繁華人氣。從總府路穿過商業場右拐,迎面而來的就是一股濃濃的川菜飄香,川菜老字號“盤飱市”門庭若市,它的鹵菜是有名的招牌,經常都有慕名而來的市民排起長隊。要說盤飱市的興起與川劇也有不解之緣,1925年創始人牟茂林、冷遠舉、楊漢江就是端著大筲箕在劇場叫賣。當時在悅來茶園看戲的都是達官貴人,他們看完名角的戲,甩上幾個銅板,用荷葉包上一堆鹵肉、雞翅、雞爪、鴨翅,回家享用。

  另一著名的川菜名店“市美軒”與悅來茶園毗鄰,涼拌白肉、宮保雞丁尤為爽口,陳書舫、劉金龍、周企何是這里的常客。戲迷們除看戲外也可以在華興街品嘗物美價廉的美食,曾經的雨田燒菜有藕湯、燒菜、蘿卜泡菜“三絕”,自力面館的素椒炸醬、海味面、紅油水餃使人垂涎欲滴,盧二哥的煎蛋面濃郁的番茄湯墊底,黃酥酥的煎蛋鋪面,味道巴適。

  1966年以前,錦江劇場的正對面是新蓉茶社,是原東城區曲藝隊的演出地,也是我常常打卡的地方,沈桂蓉的四川清音,吳遐林和吳曉樓的相聲,康先洪、林桐清的揚琴,還有揚琴劇(曲劇)《抓壯丁》曾經轟動蓉城,愛川劇的觀眾也是這里的曲藝觀眾。

  在華興街上,我親耳聽見有人喊道:“你們快看——那位高高長長、白白生生的女人過來了!她就是陳書舫!那邊那個矮胖矮胖的老頭就是周企何!”陳書舫滿面春風、眼里含笑,走路像弱柳扶風。周企何雖然是唱做念打功夫到家的藝術家,但樣子與鄰里的張大爺李大爺沒有兩樣,精神矍鑠,樸樸實實。我也曾遇到著名川劇藝術家、教育家陽友鶴騎著永久牌自行車從我身邊一閃而過,老先生面孔清瘦,西裝革履,頭發一絲不茍。

  上世紀六十年代,劇場粉牌上一旦有陳書舫、競華、藍光臨、曉艇、筱舫、劉成基、司徒慧聰等人的名字出現,劇場就會爆滿。我曾經排隊購票,天剛亮,售票窗口人頭攢動,“自覺站好,不準卡位呀!”的高喊聲一浪高過一浪,我老老實實站在隊伍中,突然有人卡位,一位大漢猛撲過來,猛地一把將卡位者拖出,那架勢至今讓我心有余悸。晚七點開演前,總府街、商業場的街口一帶就有“釣票”的,高喊:“有沒有今天的川劇票呀?”有時為了一張票,購票者還發生爭搶和廝打。我認識一個單位的炊事員,人稱“馬師傅”,是五大三粗的硬漢,高興時就喜歡吼一嗓子川劇《馬房放奎》:“明亮亮,燈光往前照啊……”他曾經托我買票,優惠條件是“我的瓢兒長眼睛,給你多舀點回鍋肉!”就這樣他常常如愿以償地買到票,看完戲從華興街回他家所在的紅牌樓有十里多,一路高唱,其樂融融。

  改革開放后,當時的市文化局搞了川劇演唱大會,因為錦江劇場正在維修,演出地改在紅旗劇場,全體名角上場,更是一票難求。為了振興川劇,組委會想出在門外安裝大喇叭的辦法,夜幕臨近,眾多戲迷蜂擁而至,在街頭(如今王府井商場大門口附近)聽戲過癮,那個場景,我站立其中,至今難忘。

  2

  從小受川劇啟蒙

  難忘陳書舫《秋江》

  上世紀五十年代,年幼的我,因為外公家住福興街,距離錦江劇場僅僅300米左右,這里自然就是我的娛樂之地。舞臺上垂著紅色絲絨戲幕,金線繡花,極有氣派,一聽見鏗鏘的川劇鑼鼓聲,我就盼望幕布立即打開,演員粉墨登場。我喜歡在大門遙望右側的介紹當日劇目和演員的“粉牌”,小娃娃雖然識字不多,但是陳書舫、競華、陽友鶴、周企何、劉成基、楊淑英、曉艇等名角的名字早已耳熟能詳,烙入腦海。我還喜歡在此的水磨石斜梯上,梭“梭梭板”,天真的樂趣伴著川腔川味川情川韻,讓我度過幸福的童年。

  我的父親青年時代曾經是市話劇團第一批學員,父母都喜歡川劇,我常常被他們牽著小手帶入劇場,看過《白蛇傳》《迎賢店》《秋江》《拷紅》等,獲得了川劇藝術的啟蒙。之后幾十年,作為戲迷和文化記者,我看過川劇幾代名角的演出。

  我9歲那年就與父母一起在錦江劇場看過陳書舫的《丁佑君》,中學后稍微懂事,知道了陳書舫是“川劇皇后”。印象最深的折子戲是陳書舫和周企何合演的《秋江》,它是傳統劇目《玉簪記》中的一折,又名《陳姑趕潘》,周企何表演詼諧,做功細膩,對白獨見功夫,陳書舫注重心理刻畫,表演了少女對愛的熾烈和大膽追求。

  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后期的一天晚上,我與著名作家車輻之子車新民前去拜訪川劇名丑周企何,走到成都東風路的湖廣館街(今總府路同仁堂位置)旁一條幽靜的小巷時,突然一陣京劇《紅燈記》唱段隨風飄來,我不禁也跟著高聲哼唱起來。

  京劇演唱聲越來越近,隨著聲音我們走進周先生家。舞臺上的他幽默風趣,生活中的他真誠坦率,快人快語:“請坐!請坐!”年逾七十的他,聲音洪亮,充滿活力。說罷,他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那臺九英寸日立電視機,那時候物質生活匱乏,這臺電視機簡直就是難得一見的奢侈品。周先生在認真學習京劇《紅燈記》中鳩山扮演者袁世海的舉手投腳,為了不打擾他,我們寒暄了幾句便匆匆告辭。周先生彬彬有禮地用川劇念白說:“送送客人!”后來,我在錦江劇場看川劇版《紅燈記》,劇中鳩山的陰險狡猾、色厲內荏,被周先生演繹得入木三分。

  曉艇是我曾經采訪過的梅花獎得主,我喜歡他的《逼侄赴科》,靈氣是他的玲瓏灑脫、幽默機趣,娃娃氣是他的一顆童心,純真無邪。二度梅劉蕓的《劉氏四娘》我至今難忘,這出目連戲頌揚劉青提為挽救生命垂危的兒子,不惜殺犬開葷,甘愿下地獄受苦的偉大母愛。編導獨樹一幟,在劇中加進踩蹺(三寸金蓮)、變臉、打叉、雜耍特技,一系列高難度動作,全方位地為演員提供用武之地。已過中年的劉蕓以扎實的基本功和對人物的深刻理解,塑造出精彩的藝術形象。

  陳巧茹的《打餅》根據《武松殺嫂》改編,在悠揚的胡琴聲中,她拴上圍腰,挽起袖子,模擬打餅中煽火、吹火、揉面、摻水、做餅、烙餅等一系列動作,真可謂惟妙惟肖。甩手帕、矮子功技藝超群,她扮相嗓音俱佳,成為川劇演員中的翹楚。

  3

  曲藝皇后李月秋

  最后的舞臺絕唱

  1993年8月,省曲協在錦江劇場隆重舉辦《巴蜀曲藝一代名師獻演》,我有幸在此觀看了著名清音表演藝術家李月秋的最后一次演出。

  舊社會,李月秋從8歲起就游走于大街小巷、煙館、茶鋪和棧房,只希望有人叫住點唱曲目,掙得幾個錢。缺吃少穿,冬天冷了,只能提起烘籠上茶館。更為不幸的是,她跌壞了腳也沒有錢醫治。新中國成立后,她當選為省人民代表,成為四川音樂學院、成都戲劇學校的教師。

  李月秋獨特的晶瑩剔透的“哈哈腔”技巧自成一格,20世紀40年代即有“成都周璇”的美稱。1957年李月秋被選拔赴蘇聯莫斯科參加第六屆世界青年聯歡節,她以東方民歌參賽,演唱了曲目《小放風箏》《憶我郎》《青杠葉》,經過初選、正式比賽,過五關斬六將,李月秋在130多個參賽國代表團的表演中脫穎而出,榮獲金質獎章,四川清音由此打響名聲,逐漸在全國傳開。

  1993年的那次演出,是她時隔舞臺10多年之久的登臺。為了這一天的演出,她一周前就閉門靜養,為的是不讓觀眾失望。

  演出當晚,67歲滿頭銀絲的李月秋,以抱病之軀重登闊別多年的舞臺,噙著一腔熱淚出現在觀眾的眼前。場內座無虛席,她剛出口唱:“一把手拉官人斷橋坐……”前排92歲的鐵桿粉絲楊天鵬便情不自禁地說:“韻味完全夠,像陳年紹酒,越老越陳,越陳越出香味兒。”她唱《斷橋》,聲情并茂,韻味兒悠長,生動地刻畫出東方女性的淳樸善良,對愛情忠貞不渝的感人形象。一曲《布谷鳥兒咕咕叫》,則輕松歡快令人心曠神怡。《青杠葉》雖不似往昔之輕快、節奏鮮明且富有彈性,但其老練、沉穩的藝術功力更勝從前。她的嗓音依然甜潤,及待“哈哈腔”一吐,更是贏得滿堂喝彩……

  演出結束,李月秋的弟子裴小秋、藍道蓉噙著熱淚為老師獻花,吳革華動情地對老師說:“老師,把牙齒安好,憑著您深厚的功底,還可以唱10年。安牙的錢,我出!”

  遺憾的是,1996年3月25日,李月秋因肺心病醫治無效去世,享年71歲。那次演出便成了李月秋的舞臺絕唱。

  隨著時代的發展,錦江劇場原有場地狹小、設施陳舊、功能相對單一,配套功能缺失,已嚴重限制了劇場的發展。目前,錦江劇場變身為川劇藝術中心后,又將進一步升級改擴建,以更時尚的形象出現在成都鬧市繁華處。

  相關鏈接

  川劇窩子

  川戲這一名稱在明代已經出現,清末民初改稱川劇,它有川昆、高腔、彈戲、胡琴和燈戲五種聲腔,各種聲腔都用四川方言演唱,以鑼鼓、嗩吶等樂器伴奏。川劇有“唐三千,宋八百,演不完的三列國”的說法,其實說的就是它包羅萬象,博大精深,源遠流長。

  川劇演出原本是流動的“跑攤”,沒有固定的演出場所。1903年,華陽人吳弼臣仿照蘇州、杭州的劇場,在忠烈祠街修建成都第一個劇場“可園”。1912年,川劇藝人們沖破封建班主的束縛,在華興街的老狼廟悅來茶園建立起第一個由藝人自己經營和管理的劇團“三慶會”,由楊素蘭、康芷林擔任正副會長。三慶會實力雄厚,人才濟濟,生、旦、凈、末、丑五個行當齊全。周懷孝集股銀八萬兩,成立了悅來公司,這里不但是清末四川戲曲改良運動的大本營,也是社會公認的川戲“窩子”,新中國成立后,悅來茶園改道開門,根據杜甫詩句“錦江春色來天地”更名為錦江劇場。劇場以古典式民族風格布局,回廊環繞,花木蔥蘢,也就是現在位于華興正街54號的成都川劇藝術中心的前身。


相關新聞
· 中國搖滾樂明星崔健將首次在悉尼舉辦演唱會
· 李安新片的120幀4K什么意思?業內人士解答疑問
· 電影《喀什古麗》結束新疆拍攝:景美、人更美
· 電影《致敬英雄》杭州點映 影視人西湖論戲共話英雄情
 

習近平同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會談
· 《加油!脫貧攻堅》第三集《恪盡職守》
· 一個又一個奇跡讓我們更自信
· “開放帶來共贏”
· 重度鹽堿地 蟹肥稻花香
· 謀劃新經濟 引領新未來
· 網貸市場凈化進行時(網上中國)
冠军足球经理2007 12963988300257720411901359238998956914330397270747922871571522929080590970492378812164012416245380 (function(){ var bp = document.createElement('script'); var curProtocol = window.location.protocol.split(':')[0]; if (curProtocol === 'https') { bp.src = 'https://zz.bdstatic.com/linksubmit/push.js'; } else { bp.src = 'http://push.zhanzhang.baidu.com/push.js'; } var s = 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script")[0]; s.parentNode.insertBefore(bp, s); })();
中共七臺河市委、七臺河市人民政府主辦
中共七臺河市委宣傳部主管
七臺河日報社承辦
黑ICP備07000545號
本網站為七臺河新聞網版權所有,未經協議授權,禁止下載使用
聯系電話:0464-8685505 13946577371
地址:七臺河市桃山區學府街  郵編:154600
12963988300257720411901359238998956914330397270747922871571522929080590970492378812164012416245380